春耕记忆
【发布日期:2020-04-17】 【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】 【字体显示: 】 【阅读:次】

  最近,经常下乡工作,每当我看到农民兄弟克服疫情影响,在田间辛勤劳作的身影,感佩于他们勤劳勇敢,是我们真正衣食父母的同时,也唤起我儿时家乡春耕的记忆。

  “春日至,农事始,鸡未鸣,耕者起。”“过了惊蛰节,春耕不能歇。”惊蛰过后,春暖花开,乡人们就忙农活了。天刚亮出鱼肚白,“趵趵”的牛蹄声打破了村庄的静寂,男人们开始了“满村吆喝声,耕牛田间行”的一天。他们披着蓑,戴着笠,裤腿高挽,迎着蒙蒙细雨,一手执着犁柄,一手挥着鞭子,一遍遍在泥浪上颠簸着,与耕牛荣辱与共、和谐共存,渗透着原始的和谐美,演奏着传统的农耕曲。女人们很早就起床了,烧水做饭。忙完家务活以后,挑着饭,提着水瓶,来到田头,放下手中的饭盒后,开始除草、修田埂、拔秧苗、挑秧苗等,那景象俨然一幅水墨春耕图。

  那时候在农村,我们这些孩子没有手机游戏,更多的是亲近自然,与动物、植物、泥土为伴。我们总是赤着脚,踩在泥泞的田埂上,摇摇晃晃的。田埂两边生长着不少野草,开着野花,有名字的,没名字的,默默点缀着春天的景色;春雨夹杂着阵阵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,燕子翻飞在田野间。这个时候,我们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站在没膝的水田里抓鱼。那时,不管是河流还是池塘,野生鱼类多如牛毛,不少鱼儿随着流水跑到稻田里,大多是鲤鱼跟鲫鱼,它们穿梭着,翻腾着。往往是一丘田抓下来,能装满半个篓子。从田里出来时,我们浑身满是黄黄的泥浆,只看得见眼睛,但大家欢呼着、雀跃着、炫耀着。

  插秧开始了,乡人们将一捆捆秧苗抛向水田的各个角落,在田的两头拉起了几道直直的秧绳,然后高挽裤腿,纷纷下田。他们抓起一捆秧苗,把稻草解开,把秧苗掰开,直接用右手拇指、食指、中指,把一撮秧苗夹着塞进泥土里,横三竖五,整齐划一。不一会儿,一棵棵秧苗将水汪汪、白茫茫一片的水田装扮得郁郁葱葱起来。看着微风中摇曳的秧苗,他们仿佛看到一粒粒的种子在掌心悄悄地发芽、拔节、开花,抽出沉甸甸的稻穗来……

  被大人们的优美插秧姿势所吸引,我们这些孩子也情不自禁地跳进田里,模仿大人插起秧来。刚开始插的时候,秧苗插得东倒西歪,横不成行,竖不成列,有的秧苗还漂浮在水面上。不久,感觉腰酸背痛,腿直不起来了,蹲也不是,弯也不是,只得狼狈地爬上田埂。

  这个时候,母亲微笑着说:“怎么样,插秧不容易吧?凡事不刻苦、不努力,就不会有所成。你们读书也一样。”听了母亲的话,我们兄弟便更加刻苦读书学习,后来都考上了大学。

  如今,故乡的村子已经城镇化,但儿时的春耕记忆却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。每到春耕时节,这份记忆就会越来越浓烈,牵绊着我的脚步与思绪,化作一抹浓浓的乡愁。

  (作者陈志平单位:福建省莆田市涵江区纪委监委)